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年表 >

公元1727年历史年表 公元1727年历史大事 公元1727年大事记

来源:网络编辑:阿名2017-09-04 00:00点击:
1727年是一个平年,是丁未年,是羊年。年号:清世宗雍正五年。它的第一天在星期三开始。以下为本年发生大事:
中文名
1727年
又称
丁未年
又称
雍正五年
中国事件
雍正颁布《圣谕广训》
中国事件
设驻藏大臣
中国事件
隆科多被查办
中国事件
签订恰克图条约

1727年大事记

2月,雍正帝颁布了《圣谕广训》,第二条就是宣扬“笃宗族以昭雍睦”。

2月,《大清律集解附例》正式刊刻公布。

2月1日,西班牙包围直布罗陀,英国和西班牙不宣而战。

3月,雍正帝整顿京城治安。(详见下文《整顿京城治安》)

5月17日,欧拉来到了彼得堡。

5月25日,缅希科夫成为第一个被授予俄国最高军衔——俄国大元帅的人。

6月,西藏地区出现动乱,雍正帝设驻藏大臣。(详见下文《设驻藏大臣》)

6月25日,清政府同意署黑龙江将军傅尔丹所请,在墨尔根城添兵100名,设佐领2员,骁骑校2员,合旧有额兵900名,共1000名,照例添设枪炮船只,令其操练。

7月21日,雍正在圆明园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在这里,雍正接见了巴多明、戴进贤、雷孝思等传教士,发表了一番很长的讲话,表明了清朝政府的立场和态度。

8月19日,英国牧师黑尔斯观察煤在密封容器内加热会产生 “易燃气体”。

9月,清朝设立驻藏大臣,代表中央监督西藏地方行政。

9月8日,缅希科夫被指控犯叛国和盗窃国库罪,和全家一起流放到别廖佐夫(今秋明州别廖佐沃)。

9月9日,中俄签定《布连斯奇条约》,划分了中俄中段边界,从法律上肯定了外蒙古地区是中国的领土。

10月,中俄《恰克图条约》在此草签,次年正式换文。

10月21日,贝加尔湖之南及西南约10万平方公里国土,被迫签订恰克图条约而丧失。

11月,雍正帝命圈禁延信。延信,清宗室,肃武亲王豪格孙。初封奉国将军,累官至都统。

11月,约翰·卫斯理担任鲁特(Wroot)教区的副牧师。

11月2日——中俄签署《恰克图条约》确立边界。

11月17日,外戚、大臣隆科多被查办、革职、永远禁锢,其子玉柱被发来黑龙江当差。

12月1日,玛莎国海军和唐川帝国海军在洛娜东南部三百海里之外的普吉岛爆发大规模海战,结果不得而知,但是相信战果不会令人很乐观。

1727年人物出生

4月29日,诺韦尔生于巴黎,法国舞蹈理论家,演员,编导。1810年10月19日卒于圣日耳曼昂莱。

1727年人物逝世

3月31日——艾萨克·牛顿,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爵士。早年在剑桥大学就读,1669年起任剑桥大学教授。(1643年出生)

5月17日——叶卡特琳娜一世,或称凯萨琳一世,俄罗斯帝国女皇。(1684年出生)

6月11日——乔治一世,汉诺威选帝侯、英国国王。(1660年出生)

1727年杂谭逸事

1727年阿尔布巴之乱

阿尔布巴,西藏工布江达人,藏族,以协助清军作战有功封为贝子,兼任噶伦(西藏地方官名称),管理工布地区兵马事务。雍正五年(1727)六月十八日,他勾结隆布奈,扎尔鼐等人杀害了负责管理前藏事务,地位、权力均高于他的康济鼐,举兵叛乱,并侵扰后藏,造成西藏地区的动乱。随后,又阴谋投奔准噶尔。雍正帝自撤回驻藏部队后,一直担心该地区会发生动乱。因此,雍正五年正月,当他听到副都统鄂齐奏报阿尔布巴“赋性阴险”,康济鼐“为人甚好”时,曾下令告诫达赖、康济鼐、阿尔布巴等要“和衷办事”。七月,待接到西藏噶伦颇罗鼐奏报阿尔布巴叛乱的消息后,雍正帝认为这是一个重新整顿西藏的好机会,遂于九月下令准备进兵。后经云贵总督鄂尔泰建议以抚为上,剿杀次之,又下令停止出师。叛乱发生后,管理后藏的颇罗鼐即统领后藏和阿里的兵士九千,一面截断叛军逃向准噶尔的道路,一面进军拉萨。雍正六年(1728)七月,围困阿尔布巴等匪首于布达拉宫,并将其擒获。清政府闻讯,速派左都御史查郎阿率川、陕、滇驻军一万五千人进藏,继续平叛。查阿郎于八月进藏后,审讯了阿尔布巴等首恶,并凌迟处死。

1727年黄河水清

雍正四年(1726)十二月至五年(1727)正月,河道总督齐苏勒、漕运总督张大有、河南巡抚田文镜、山东巡抚塞楞额、陕西巡抚法敏、副总河稽曾筠等人先后奏报黄河水清。报称,自四年(1726)雍正十二月初九至雍正五年(1727)正月初四日,陕西、河南、江南、山东四省境内两千里的黄河清澈见底。雍正帝认为,河水澄清两千里,期逾二旬,实从未有之上瑞,他说:“数年之中,荷蒙上天、皇考默佑,叠赐嘉祥,兹又有河清之上瑞,朕细推天人感福及诸臣。”遂于正月十三日,赐主事、参领、知县、参将以上内外文武官员著加一级,以示加恩。文武大臣也纷纷写贺词,赞扬皇帝英明,以致天降祥瑞。太常寺卿邹汝鲁作《河清颂》,内有赞词“旧染维新,风移俗易”一句,呈上后竟惹来了大祸。雍正帝说:“朕继位以来,事事效法皇考。所移者何风?所易者何俗?”因为雍正帝一直打着法祖的旗号,所以对“移风易俗”一类赞扬的话亦觉有影射之嫌,于是,在正月二十九日下令将邹汝鲁革职,发到湖北荆州沿江工程处效力。

1727年推行宗族制

雍正二年(1724)二月,雍正帝颁布了《圣谕广训》,第二条就是宣扬“笃宗族以昭雍睦”。他强调,“凡属一家一姓,当念乃祖乃宗,宁厚毋薄,宁亲毋疏,长幼必以序相洽,尊卑必以分相联。”他号召宗族兴建祠堂,设立宗族学校,添置族产,纂修谱牒,并以这四件事当作维持宗族制度的要务。当时的家族,一部分设立宗祠,并设有族长,由族内自选,主持族政。为了加强政府与宗族的联系,雍正四年(1726),雍正帝下令在宗族设立宗正,负责考察族内民人的行为是否符合封建的道德标准,表彰贤者,惩治不肖者。而族正的人选,却要由政府指定,代表官方,以此加重宗祠的权力。五年(1727)五月,雍正帝又更加了与祠堂有关系的法律条例,他说,凡经官府惩治而不改悔之人,准本族祠堂告官,可以将其流徙远方,以为宗族除害;若本人所犯之罪在国法虽未至于死,而其尊长族人为剪除凶恶,训诫子弟,治以家法,以致身死,可免执行人抵罪。后九卿根据这一谕旨,拟定了相关律例。清政府赋予祠堂以惩治族人的某种司法权,是企图利于宗族权力维护清王朝的统治。

1727年整顿京城治安

雍正五年(1727)三月,雍正帝下令在京城内严查户口,整顿京城治安,对于有正式职业的人,进京赶考的举人,以及在京城作幕僚的外地人允许留京居住,其他无业者一概视为“奸伪棍徒”,由步军统领、巡城御视率兵驱逐,不许在京停留。同时规定,客店、寺庙,以及官民人家都不许容留形迹可疑的人,违者治罪。闰三月,再颁谕旨,命步军统领阿齐图把京城中的游方僧道,以及自称神仙、聚众做会者押解回原籍,并行文原管地方官,严加管理,不许他们再出境。若今后发现再来京者,连同该管地方官一并治罪,决不姑容。同时,为了防止八旗中的游手好闲之徒为非作恶,雍正帝又命令八旗大臣,将此等人员查出,迁至京城附近的井田,令其耕种。

1727年拣选会试下第举人

雍正五年(1727)二月,雍正帝为了笼络更多的读书人,在会试之后,命令吏部会同九卿拣选当年会试落选举人中文理明通者引见,以备委任。闰三月初九日,吏部会同九卿将拣选下第举人带领引见,雍正帝命将他们分发各直省,以州县委署试用。并且对他们说:“现经下第,选期尚远。朕破格遴选,授以官职,即论感恩图报之常情,亦当人人自奋。”雍正十一年(1733),再行此举,特对边远的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四川、福建六省的落选举人加以选拔任用。乾隆元年(1736),亦仿此例。其后屡行此选,补授之官主要是教职,并于正榜之外另为一榜,名为“明通榜”。至乾隆末年停,以后下第者,于正榜外挑取誊录,先进各馆缮写,取得一定的资历后再授予官职。这一制度的建立,为更多的读书人创造了进身之阶。

1727年布连斯奇条约

雍正五年(1727),中俄两国签订《布连斯奇条约》。先是《尼布楚条约》签订后,沙俄继续推行侵略政策,进一步对喀尔喀蒙古地区进行侵蚀,并且企图通过《尼布楚条约》规定的两国通商条款对中国进行掠夺。清政府为制止沙俄的侵略行径,多次行文俄国,要求双方通过谈判划定疆界,而俄国一拖再拖。康熙末年,清政府同策妄阿拉布坦进行战争,俄国政府妄图诱迫策妄阿拉布坦臣服于它,激起清政府的愤怒,遂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令在华的俄国商队离境。雍正元年(1723),清政府因索还逃至俄国的准噶尔叛乱分子未果,再次拒绝次年应入境的俄国商队来华。俄国政府鉴于清政府的坚决态度,遂于雍正二年(1724)初表示遣返中国逃人。雍正帝派使前往边境洽谈,再次提出订立新的边界及逃人问题的条约。雍正三年(1725),俄国新沙皇叶卡捷琳娜一世决定派萨瓦·务拉的斯拉维赤伯爵为出使中国大使,祝贺雍正帝登基和宣布她本人的继位,同时谈判两国贸易及划界问题。雍正帝得到俄国遣使通知后,于雍正四年(1726)正月命隆科多往喀尔喀蒙古边境查看疆界,等候与俄使会谈,同时指令喀尔喀郡王额驸策凌和散秩大臣四格为谈判成员。八月,萨瓦到达布尔河会见隆科多。隆科多同意萨瓦提出进京的要求,但要商队、教士留在该地。萨瓦抵京后,即在京与吏部尚书察毕那,理藩院尚书特古忒、侍郎图理琛等人谈判。萨瓦采取卑鄙手段,收买大学士马齐,从中掌握了清政府的态度和意见,使清政府谈判代表处于不利地位,双方进行了三十多次谈判,于雍正五年(1727)三月就原则总量达成初步协议。六月,萨瓦回到布尔河,双方继续谈判。隆科多态度坚决,要求俄国归还侵占的喀尔喀土地。萨瓦蛮横地以发动战争威胁清政府放弃领土要求。恰在此时,雍正帝为惩治隆科多,将其调回京,由策凌任首席代表,谈判继续到七月十五日,迅速按俄方划界方案达成协议,以定约地点命为《布连斯奇条约》。该约规定:中俄中段边界自额尔古纳河至沙毕纳依岭(沙宾达巴哈,位于唐努乌梁海地区的西北端)之间,迤北归俄国,迤南归中国。这个条约,把恰克图以北的大片领土让给了俄国。

1727年隆科多案发

雍正五年(1727)夏,雍正帝命将隆科多逮捕。隆科多,佟佳氏,满洲镶黄旗人,一等公佟国维子,孝懿仁皇后弟(即雍正帝舅)。在雍正帝继位的过程中,他起了重要任用,因而成为新政权的核心人物。雍正帝一登基就委以重任,并下令称他为“舅舅”。由于隆科多倍受宠幸,遂至忘乎所以,专断揽权,甚至对雍正帝也多有不恭之处。雍正二年(1724)十二月,雍正帝在河道总督齐苏勒的奏折上密谕:“近日隆科多、年羹尧大露作威福、揽权势光景,若不防微杜渐,此二臣将来必至不能保全。”实际上这是向臣下宣告了隆科多地位的动摇。隆科多也曾预料自己地位不稳,怕日后抄家,把一部分家财分藏到各亲友家及西山寺庙里,不料被发觉,反而给了雍正帝以罪柄。雍正三年(1725)五月二十二日,雍正帝向大学士、九卿等宣布了隆科多招权纳贿、擅作威福之罪。并说这是由于自己过于信任他,所以只有自责,但警告隆科多要解散党羽,洗心革面。六月,撤消了隆科多次子玉柱的乾清门头等侍卫、总理侍卫事、銮仪卫使等职。七月十二日,以庇护年羹尧罪,将隆科多太保衔削去。雍正四年(1726)正月,雍正帝令隆科多赴阿尔泰岭,与策妄阿拉布坦议定准噶尔和喀尔喀游牧地界,然后同即将来华的俄国使臣合议两国疆界,并说,若实心任事,可宽宥其罪。雍正五年(1727)闰三月,宗人府奏劾隆科多私藏“玉牒”(皇族家谱)底本,应以大不敬律治罪。诸大臣奏请待其议界完毕再行审处。六月初八日,雍正帝以议界不必非要隆科多,下令将他逮捕回京。十月初五日,诸王大臣列隆科多四十一大罪状,请求拟斩立决。雍正帝念其前功,免于正法,令将其于畅春园附近永远圈禁,夺其长子岳兴阿一等阿达哈哈番世爵,次子玉柱发遣黑龙江当差。雍正六年(1728)六月,隆科多死于禁所。

1727年设驻藏大臣

雍正五年(1727)六月,西藏发生阿尔布巴之乱,西藏地区出现动乱。这一事件引起了清政府的重视,雍正帝认为:“当趁此机,先将西藏事宜料理清楚,以为边防久远之计。”十一月初一日,雍正帝经与议政王大臣等商议,决定派大臣进藏料理,协助管理后藏事务的颇罗鼐平定叛乱,安定地方。并定由左都御史查郎阿、副都统迈禄前往,于雍正六年春起程。雍正六年(1728)五月,查郎阿等由西宁出口,八月初一日至西藏,遂审讯业已就擒的阿尔布巴等首恶,将其凌迟处死,进而安抚地方。这时,驻藏大臣的任务主要是统领驻藏官兵,并督导颇罗鼐总理藏务。

1727年圈禁延信

雍正五年(1727)冬,雍正帝命圈禁延信。延信,清宗室,肃武亲王豪格孙。初封奉国将军,累官至都统。康熙五十七年(1718),从抚远大将军允禵率师讨策妄阿拉布坦,驻西宁,此间即与允禵结党。五十九年(1720),授平逆将军,率兵入藏,侵吞军饷银十万两。同年封辅国公。雍正帝登基,因诏允禵回京拜谒大行皇帝梓宫,遂令其摄抚远大将军事,此时延信又与同在西北的年羹尧结党。后授西安将军。雍正元年(1723)晋封固山贝子,寻晋封多罗贝勒。延于于西安将军任内玩忽职守、怠于军务,不事训练、滥保有贪婪罪官员九十余人。对此,雍正帝虽有耳闻,却未加过问。但是,不能让雍正帝容忍的是,延信不仅与允禵结党,包庇年羹尧,而且公开投靠允禵集团。因此,在惩治了允禵、年羹尧、隆科多,处理了允禵集团之后,便开始治延信之罪。雍正五年(1727)十一月初二日,雍正帝以其罪恶昭著,令革去贝勒爵,并交宗人府严审。同年(1727)十二月初六日,诸王大臣列延信二十大罪状,其中以党援罪为最重,共占七条,请求按律斩决。雍正帝为表示宽大,决定免死,于畅春园附近圈禁,侵吞军饷以财产抵,子孙黜宗室,降红带。

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7-2018 www.NianB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年表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