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话故事 >

龙公主戏神珠

来源:历史年表网编辑:阿名2017-09-09 23:26点击:

  龙公主戏神珠

龙公主戏神珠

  燕窝岛有个小仔,家里很穷,十五六岁就到老板船上去当伙浆仔(渔船上烧饭、做杂工的男孩子)。伙浆仔敦厚老实,手脚勤快,还吹得一手好渔笛。

  一天早晨,渔船扬帆出海,撒网捕鱼。可是拉上来一看,网袋空空的。他们换一个洋地又一个洋地(渔民出海捕鱼的渔场),撒了一网又一网,千万不肯空船拢洋。

  老大看伙计们一个个愁眉苦脸,便对伙浆仔说:

  “伙浆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让大家消消愁,解解闷!”

  伙浆仔坐在船头上,吹响了渔笛。婉转动听的笛声在海面荡漾。一个曲子吹完,船老大才叫大伙去垃渔网。可是,渔网一节一节拉土来,全是空的。大伙心里冰凉,拉起最后一节网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掼。忽然,网袋里冲出一道金光,把渔船照得通亮通亮。大伙吓呆了!仔细一看,原来捕到了一条金灿灿的鱼。这条鱼浑身金鳞闪亮,背脊上有一条鲜红鲜红的花纹,头顶红形形,嘴唇黄澄澄。唇边还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胡须。

  这是什么鱼?只有船老大一个人知道。他告诉大伙,这是一条非常稀罕名贵的黄神鱼,吃了这种鱼能补身强筋骨。有黄神鱼的地方,一定有鱼群。船老大望着黄神鱼,笑嘻嘻地说:

  “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一网鱼装三舱!”伙计们听了满心欢喜,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只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这样好的鱼杀掉烧鱼羹,多可惜啊!他心里舍不得,手里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乱跳。

  伙浆仔张开双手丢捉鱼。你往东,它跳西,你往西,它跳东,怎么抓也抓不住,伙浆仔累得直喘气。突然,他听到一阵女孩子的哭泣声,感到奇怪,船上哪来的姑娘?他惊疑地四下一望,只见黄神鱼躺在舱板上,嘴巴一张一闭,双眼噗噗流泪。伙浆仔看呆了,自言自语地说:

  “黄神鱼呀,老大要杀你,我可心不忍啊!”

  黄神鱼忽地跳到他的脚边,苦苦衷求:

  “放我回去吧!放我回去吧!”

  伙浆仔越发惊奇,蹲下身子问道:

  “莫非你通灵性?”

  黄神鱼点点头,眼泪簌簌流下来。

  伙浆仔心肠软,用手揩揩黄神鱼的脸。这一揩,黄神鱼哭得更伤心,眼泪像一串珍珠断了线。伙浆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说:

  “别哭!别哭!我放你,放你归大海!”

  伙浆田手捧黄神鱼,走到船舷边,黄神鱼尾巴一翘,头一抬,扑通一声跃进了大海。海面上咕噜噜一阵响,泛起一朵朵银白色的浪花,浪花中间冒出一个姑娘,娇滴滴,水灵灵,长得又年轻又美丽,一双大眼睛直盯着伙浆仔,噗哧一笑:“伙浆仔,你怎么哭了?”

  伙浆仔窘得满脸通红,急忙用刚才替黄神鱼揩过眼泪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娘不见了。

  原来,这姑娘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她在龙宫里玩腻了,化作黄神鱼,悄悄地溜出龙宫,混在鱼群里到处游荡。突然,一阵笛声自远而近,她侧耳细听,哟!多么婉转,多么动听!她循声找寻吹笛人,寻呀寻呀,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渔网里。

  这时,伙浆仔呆呆地望着浪花出神,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

  突然,眼前一亮,海底下的海藻泥沙、龟瞥蟹虾,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正感到奇怪,只见一群黄鱼迎面游来,就高兴地大声喊道:

  “黄鱼!一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

  老大不相信,摇摇头,没理他。

  .眼看黄鱼群从船底游过去了,伙浆仔婉惜地说:

  “可惜,真可惜!”

  话声刚落,又看见一群黄鱼朝渔船游来,他大喊起来:

  “老大,快下网,是大黄鱼呀!”

  老大半信半疑催大伙撤下渔网。不到一袋烟功夫,伙浆仔拍着双手笑得合不拢口:“进网了,快拉网呀!”

  渔网往上拉,哗啦一阵响,网袋浮上海面,金灿灿,亮闪闪,满满一网大黄鱼。撩呀掏呀,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装了一满船。从此,岛上的渔民都传开了,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鱼群。大伙都欢喜跟伙浆仔出海,他说哪里有鱼,渔民就往哪里撒网,网网不落空,次次满载而归。

  燕窝岛上的渔民日子越过越兴旺,人人感激伙浆仔。这可吓坏了东海龙王,急忙找来龟丞相商讨对策。

  龟相摇着头说:

  “这事难办!伙浆田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赠他一对神眼珠。”

  他把三公主如何听到笛声,如何落网遇救的经过说了一遍。

  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

  “每天奉送几担海产以报答救命之恩未尝不可,但怎可赠送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收回!”

  龟相为难地说:

  “收回神眼珠,伙浆仔双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答应!”

  龙王不耐烦地说:“那该怎么办?”

  龟相凑近龙王,如此这般地咬耳细语一阵,龙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一天,风和日丽,海天蔚蓝。伙浆仔带着岛上的渔船扬帆出海。他日吹渔笛,眼望海底。船刚到洋地,迎面就游来了鱼群。伙浆仔手持渔笛,指点撒网,谁知鱼群哗地一调头,顺潮而去。伙浆仔把橹摇得像阵风猛追不放。追呀追呀,一直追到外洋。突然,天上升起团

  团乌云,海上刮起阵阵猛风。风呼呼,浪哗哗,一个巨浪卷走了伙浆仔。大伙焦急地呼喊着:

  “伙浆仔!伙浆仔!”

  伙浆仔随浪飘荡,只觉得天昏昏,海茫茫,不知飘荡了多少辰光,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他定睛一看,眼前有一幢富丽堂皇的宫殿,龟相站在宫门前迎接:“浪花跳,贵客到,快进宫里歇一歇!”

  接着,宫门里闪出一群宫女,簇拥着伙浆仔进了宫殿。宫殿里早就摆下了一桌酒筵,龟相请伙浆仔入席,端起酒杯,满脸堆笑地说:

  “恭喜!恭喜!”

  伙浆仔稳了稳神说:“遇难落海,还道啥个喜?”

  龟相说:“龙王招驸马,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伙浆仔轻蔑地说:“我是个穷渔郎,龙王招婿与我何关?”

  龟相呵呵笑道:“通灵性的黄神鱼就是美丽的三公主。患难相救,终身相配!”

  伙浆仔一听,又喜又惊。但转而一想,门不当,户不对,公主怎能配渔郎?

  他淡淡一笑说:“公主金枝玉叶,到人间吃不起苦工”说罢就要离席而去。

  龟相忙伸手一栏:“既然来了,何必再走?”

  伙浆仔不依,一定要走。龟相急了,把脸一沈,喝道:

  “龙王有旨,不愿留住龙宫,只好收回神眼珠!来呀!”

  随着喊声,一队墨鱼围了土来,猛地喷出墨汁。

  伙浆田只觉得双眼一阵剧痛,昏死在地。

  过了很久很久,伙浆仔才缓过气来。他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一片漆黑,摸摸地上,全是沙子。伙浆田虽然回到了家乡,却双目失明了,再也不能出海捕鱼了。他心里充满着忧伤和愤恨,常常独自一人无聊地坐在海边,吹着心爱的渔笛。

  夜深人静,三公主被一阵笛声惊醒。她侧耳静听,不觉双眉紧锁,心里不安起来:以往的笛声是那么悠扬愉快,今天却如此忧伤凄侧!她匆匆离开龙宫,循着笛声来到海边。猛见伙浆田双目失明,顿时明白了父王许婚的用心。

  她又恨又愧,扶起伙浆仔,一字一顿地说:“走,我们回家去!”

  伙浆仔只是呆呆地站着,脸上毫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三公主急了:

  “既已许婚,你我就是夫妻!你不带我回家,叫我到哪里去?”

  伙浆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两眼摸黑,怎好连累你?快回龙宫去吧!”

  “不!我绝不回龙宫,宁可守你一辈子!”

  伙浆仔心里万分感激,嘴里还是一个劲地催她快走。

  三公主低头沈思良久说:“好吧!一定要我走,那就让我再看看你的眼睛!”

  伙浆仔听她答应了,便顺从地躺在沙滩上。三公主张开嘴巴,射出一道异光,噗的一声,一颗龙珠落在伙浆田的眼睛上。龙珠滴溜溜地打转,伙浆仔眼珠里的毒汁一滴一滴的往外淌,眼珠闪烁出一道亮光,越来越明亮,毒汁黏在龙珠上,异光灿烂的龙珠越来越暗淡!最后变成了一颗小黑球。

  三公主失去龙珠,浑身发软,扑通一声跌坐在沙滩上。

  伙浆仔双目复明了,睁眼看见三公主瘫坐在沙滩上,花容憔悴,喘息不停,一时慌了手脚,忙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三公主两眼含泪,忧郁地说:

  “龙珠失明,我只好重返龙宫养身。你我要想再见,难呀!”

  伙浆仔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扶住三公主说:

  “为了救我,如竟献出宝珠,这可如何是好!”

  三公主脸色惨白,微微一笑说:

  “你双目复明,我也放心了!待我返回龙宫,恳求父王每日奉献海产万担!”

  说罢,渐渐地现出龙形,哗一声,向大海深处游去。

  据说,东海龙王拗不过女儿的请求,终于答应每日奉献海产万担,算是报答伙浆仔的救命之恩!

评论

Copyright © 2017 www.NianB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年表网 版权所有